栏目

戏剧名家——丁乃筝

来源:刊发时间:记者:

2012-07-274254.jpg

 

丁乃筝不仅是出色的女演员,更是台湾戏剧界少数具有非凡实力的编剧、导演。她毕业于美国柏克莱大学比较文学系,是台湾戏剧工作室【表演工作坊】的核心团员。   

许多年前,刚从大学毕业的丁乃筝放弃了成为一个教师,而选择寻找更广阔的自由。值得庆幸的是,她仿佛没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了。用她的话说:“玩着玩着就玩上瘾了”。最终,剧场成了她的游乐场。

除了话剧导演和演员的头衔,别人最常提及她的身份,恐怕是台湾著名话剧导演赖声川的小姨子。在媒体介绍她时,总不忘提到她是“赖声川的缪斯女神”。她丝毫不介意赖声川这个名字给她带来的一切,更笑言自己不是什么缪斯,而只是个“老赖女郎”。

很难给丁乃筝这样一个美丽而有才的女人下一个定义,反叛、神秘、贪心、随性……再多的特质永远也只能描写她的其中一面。

 

反叛:

和温柔体贴的姐姐丁乃竺不同,丁乃筝个性刚烈、有话直说。家里来长辈的时候,她总被交代:“你不可以说太多的话!”不仅如此,她看到照相机就板着脸,总被长辈说是脾气古怪的主儿,没想到后来却当了演员,在舞台上滔滔不绝,大喜大悲。

“我从小就是一个反叛的孩子。”丁乃筝笑说自己的反叛是用来对抗威权的。“我年纪还小的时候,大人们说你必须去做这个,我就绝对不去做。”她反对很多传统的观点,反对教条式的规矩和说教。丁乃筝认为,这些东西绝没有资格成为她前进的阻碍。

大学的时候,她读的是比较文学,后来却选择了走进剧场。这也许能成为她反叛性格的另一个切片—谁说读文学就要当老师?谁说不是科班出身就不能演话剧?丁乃筝不信这个邪。如果说这还不算什么,那么她最显著的反叛,应该当属她和丈夫一起做的约定—成为丁克家族,永远过二人世界。

 

神秘:

在很多人的眼里,丁乃筝过于神秘了。与自己的姐夫不同,丁乃筝在面对媒体时显得格外低调。只有在剧场和舞台上,她的灵魂才会活跃起来,恢复成生活中的那个急性子丁乃筝。

“很多人认为我的性格里有很叛逆、又很神秘的部分,其实在我看来,剧场本身也具有着一种神秘感和生命力,这可能是我和剧场互相融入的原因之一。”丁乃筝说剧场给了她非常多的安全感,她热爱剧场神秘的氛围、自由的气息,还有万般的可能性。

“虽然话剧仍然是一个小众的东西,但比起电影电视,它所要遭到的商业压力其实是很小的。正是因为如此,它拥有更多的创作空间,这也是我所希望的。”在入行以前,丁乃筝对自己的未来有着很梦幻的猜想,没有很实质性的职业寄望,但希望自己可以到处跑,不被困在同一个空间里。“我是抱着玩玩看的心态走进剧场的,但后来它却让我实现了入行前的梦想—可以到处走,体验不一样的人生。”

 

贪心:

从一开始的舞台剧演员,到后来逐渐成为编剧和导演,丁乃筝这一路走得很贪心。

很多人认为演员这个角色像是一个棋子,导演放在哪儿就必须呆在哪儿。丁乃筝不这么看。“其实只要遇见了解自己的导演,对任何一个演员而言都是一种幸福。他知道把你放在哪里你才会绽放光芒,演戏就会随之变成一件很美好的事情。”把丁乃筝放对位置的导演,就是赖声川。进入表演工作坊后,赖声川为丁乃筝度身订造了几个角色,让她寻找到了话剧表演的乐趣。而《暗恋桃花源》中的“春花”一角,不仅让更多人喜爱上了丁乃筝,更让丁乃筝的没心没肺、快人快语发挥到了极致。

从演员到编剧,再到导演,丁乃筝也走过不少弯路。刚刚开始执导话剧的她,也曾经有过失败的经历。丁乃筝第一次担任编剧的戏,在当时是表演工作坊成立以来票房上最差的一个。这次滑铁卢让她更清楚的了解到了编剧和导演的压力,但她毅然继续。而后便有了1997年的《运将、黑道、狗和他的老婆们》、1998年的《绝不付帐》、2002年的《他和他的两个老婆》以及《他没有两个老婆》。这些戏剧在观众中得到了极高的评价,丁乃筝作为编剧和导演的身份也逐渐得到了认可。

但她依然没有停下脚步。2007年,身为云南人的她,导演电影《这里是香格里拉》,圆了自己的云南梦。拍电影的过程很痛苦,但对丁乃筝而言,却是一种瘾。“就像很多女人生小孩一样,生的时候疼痛得让自己发誓以后再也不生了,但当孩子呱呱落地,一看到孩子纯洁天真的模样,又觉得自己必须再生一个。”她将电影和话剧比作自己的孩子,“实在很难取舍说自己更喜欢哪一个。”

 

随性:

这是丁乃筝最引以为傲的特质。她有点“脱线”,是大家的开心果,有她的地方就有欢笑。

曾经有一个采访中说,丁乃筝是全世界最没有政治头脑、却最有政治立场的人。因为每逢选举,她总是拼命打电话拉票,投票当天还要催票,对她支持的人信心满满,但当你问她为什么,她却说不出来。

丁乃筝真的不是个有野心的人。对她而言,那种朝着一个目标奋勇向前的生活,仿佛离她太远了。无论是话剧还是电影,都不过是她人生中的一个意外,或者说,是一个游戏。

 这一点从她入行的时候就能看出个端倪—当时刚刚大学毕业的丁乃筝,看着姐姐和姐夫一起排戏,便也跟在旁边一起玩。赖声川和丁乃竺见丁乃筝玩得不亦乐乎,于是就说“乃筝一起来演出吧”。于是丁乃筝便一路走到现在,她对此总结道,自己是幸运的。

她还说,假如哪天不再从事话剧行业了,她会选择一种与世隔绝的生活。“我会培养自己去享受生活的习惯,然后过上一些很舒坦的日子。养养牛,种种花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