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越剧名家——戚雅仙

来源:刊发时间:记者:

2012-08-019544.jpg

 

戚雅仙,女,越剧花旦。1928年2月出生,原籍余姚。198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建国后,历任上海合作越剧团、上海静安越剧团团长,中国剧协第三、四届理事。唱腔朴实无华,感情深沉真挚,吐字清新,韵味醇厚,自成一派。擅演剧目有《玉堂春》、《蔡文姬》等。


戚雅仙在上海一个名叫“陶叶剧团”的科班里学的戏。这个科班上世纪四十年代初培养了一批以“雅”字为艺名的女演员,戚雅仙就是其中的一个小花旦,那一年她才14岁。学员3年满师后,就在当时专演越剧的大来剧场登台。这个剧场的主要演员是袁雪芬,戚雅仙作为科班的尖子,经常为她配戏,还和袁雪芬一起灌了《明月重圆夜》的唱片。这是她录制的第一张唱片,那时刚满18岁。后来,戚雅仙离开了大来剧场,先在芳华越剧团和尹桂芳、竺水招同台,又参加玉兰剧团,和徐玉兰合作演出。她俩合演的一出《香笺泪》成了她的成名之作。旧社会受苦的妇女时常为自己的悲惨命运伤心,戚雅仙的唱腔如泣如诉,赢得了很多女性观众的同情之泪,使她在越剧观众中的影响逐渐扩大,成为当时越剧界杰出的后起之秀。解放后,党和政府对越剧事业的扶植和关怀,“百花齐放”文艺方针的指引,兄弟剧种的营养滋润,加上她本人在艺术上的勤学苦练和革新创造,使她和以她为首的合作越剧团得到迅速的成长和发展。她演出了《龙凤花烛》《白蛇传》《玉堂春》等很多剧目,在表演和唱腔上逐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成为一个新起的流派。“戚派”的表演和唱腔朴实、真挚、深沉,初听似乎平淡,却在单调中有韵味,在朴实中寓深情。特别是她的“慢清板”,长长的一大段,句句含情,丝丝入扣,在表现中国古代妇女善良温柔的性格和缠绵、悲愤等情绪方面特别感人肺腑,如玉堂春落难遇夫、王千金法场祭夫、赵五娘千里寻夫等,令观众回味无穷。1958年以后,戚雅仙又演了很多现代戏,如《女共产党员》《火凤凰》等,表演和唱腔又扩展到新的领域。


“四人帮”被粉碎之后,戚雅仙以满腔热情重新打开了被禁锢12年的歌喉。1979年,她和舞台老伙伴毕春芳再度携手合作,重建了静安越剧团,演出了她们的保留剧目《楼台会》《血手印》等,风采不减当年,受到上海观众的热烈欢迎。这一年,已53岁的她挑起了剧团团长的重担,正如戏剧故事里的穆桂英53岁挂帅再出征一样。1980年春天,她在给电台的信中高兴地说:“党和人民使我恢复了艺术的青春,得到了第二次政治生命和艺术生命,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为人民多演戏,演好戏!”戚雅仙这样说,也是这样去做的。她不仅连演5部大戏,而且培养出了周雅琴、朱祝芬、金静等一批接班人,还先后3次率团赴香港演出,传播“戚派”艺术。1983年她57岁时,被批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实现了多年的心愿。


晚年的戚雅仙依然在为越剧事业发挥余热,举办了流派艺术演唱会,出版了《戚雅仙表演艺术》一书,参加“戏曲教唱”的节目,出席各种活动,为培养下一代尽心尽力。


1995年,戚雅仙演唱的《血手印》获得中国金唱片奖,她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录制的唱片《梁祝》《琵琶记》《祝福》等也都被被转录成音带,她在八十年代演的一些戏都制成了VCD发行。近几年来,在电视台、电台的许多栏目中经常可以听到戚雅仙的演唱节目。静安越剧团近年来的不景气和人才流失一直是戚雅仙的一块心病。她多次奔走呼吁,鼓励学生们坚守住越剧这块阵地。当金静从日本回沪后,她就不断地鼓励支持她重返舞台。傅幸文说,正因为此,不久前,母亲还和父亲及虹口越剧团团长韩婷婷一起策划了区级剧团演员的大汇演。这场演出起名为“情缘未了”,这正表达了以她为首的演员们的心愿。她躺在病床上还辅导女儿、学生们排戏,并决定亲自登台演唱一曲《党旗飘飘永辉煌》。“妈妈说,这首曲子表达了她的感情,她希望大家在党的十六大精神的鼓舞下,团结起来,振兴越剧。